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强暴火车少女
强暴火车少女

强暴火车少女

「呼……坐了一整天的船和火车,全身骨头像是要散架了似的,幸好再过不久就可以回到自己那温暖的家了。」一个看起来大约20岁左右,身上带著一个旅行用包包的青年自言自语的说著。

  陈孝庭,今年刚满20岁,5个月前接到兵单,本来已做好入伍準备的他,不知为何抽籤的运气奇差无比,不但很幸运的抽到人人闻之色变的「金马奖「,更是金马奖中的籤王之王——「马祖的东引大奖「。

  东引,位於马祖本岛更北方一个孤立的小岛,岛上除了驻军,就只有200左右的居民,四面环海,和马祖本岛相比,是极偏僻的一个小岛。

  「真是他妈的有够衰,怎麼运气这麼背,偏偏抽到这麼一个鸟不拉屎的小岛上来当兵,每3个月才能休假回台湾一次,船和火车又要坐一整天才到得了家,累死人了。」

  好不容易火车终於到达高雄,由於陈孝庭家中住在南台湾,所以到达高雄之后,还必须转搭平快小火车才能到达离自己家中最近的火车站,长途的坐车格外的累人。也因为身体和精神都极度疲劳的关係,陈孝庭一上了平快车就打起了瞌睡,每个小站都停的平快车在靠站的时候总是摇晃得很大力、而且有很大的煞车声,总是让陈孝庭睡不安稳。而且当时正是放学的时间,许多通车的学生来来去去,聊天的声音更是影响到陈孝庭的睡眠。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既然有许许多多的学生,那当然少不了青春可爱的学生妹,让孝庭在无法睡眠、又不知道要做什麼的时候能看看那些清纯的少女,也是一个排解无聊时间的良方。

  由於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但在岛上又没有什麼可以消遣的地方,总是让孝庭一身的精力无处可发,总不能叫他一个人边看著大海边打手枪吧?

  「喔……有几个长的还蛮正的,身材也很苗条,看看那翘翘的小屁股,纤细的小蛮腰,胸部看来还在发育中啊。」

  「哇靠,那个女的不知道她穿的学校制服衬衫薄薄的、会透色吗?居然还穿了红色的奶罩,摆明了就是要让人家看的嘛,现在的女孩真是大胆、开放又早熟啊,如果能把手伸进她的奶罩裡狠狠的搓揉一下,那滋味不知道该有多爽。」「恩……这个女孩应该刚上完体育课没多久吧,脸上红通通的好可爱,身上也一直传来一阵阵若有若无的汗香……妈的,闻著闻著老二都硬了。」「唉……都已经活到20岁了,却还没交过女朋友,小老弟养了20年却还没轮到它表现,本来因为怕兵变,所以才想说退伍之后再交女朋友,但现在真是后悔啊,如果有女朋友的话,休假期间不就可以到她那里,将好好的储存了3个月的精力痛痛快快的释放了吗!搞得现在休假在家都只能藉著看A片和瀏览风月的色文打打手枪,真是窝囔!」孝庭边看著女学生意淫,一边想著。

  这时,火车前、后摇动了一下,并发出「咻、咻」的剎车声,準备靠站了。

  随著越向南台湾行驶,火车上的乘客也越来越少,只有少数几个人上车,但在孝庭偶然看到一位上车的少女时,他的眼睛就再也离不开了。

  眼前所见的是一位大约16岁的少女,身高大概160公分左右,上衣是浅青色的衬衫,一条领带从领子后面绕过来别在胸前,裙子是暗红和墨绿、宝蓝相间的格子裙。

  少女留著一头及肩的头髮,乌黑亮丽的髮色及走路时所带起的波浪,不难看出她的髮质是多麼的细緻柔软;瓜子的脸蛋丝毫没有骨感的突兀,反而是有点丰腴肉肉的;没有戴眼镜,明亮的大眼睛水汪汪的,配上一副又长又翘的睫毛,像是会说话般吸引著别人;白晰的皮肤,不像是一般的乡下姑娘那样晒得比较黑,反而是像块美玉一样透出光泽,吹弹可破。

  往下看去,她的胸部并不大,大概只有B罩杯的程度,但是配上那天真无邪的脸蛋又觉得恰到好处,增一分太过、减一分太少。

  胸部以下快到达腰部的时候,衬衫极速向内收缩,可以看出她的腰是多麼的细,了不起只有22、23吋而已吧!但是到达臀部的时候却又向反方向隆起,身材整体就像是一个标準的葫芦形状,纤细的腰部衬托出臀部的挺拔。

  再往下看去,少女的大腿尽入眼底,不像现在一般女孩瘦到大腿之间都有很大的缝隙夹不起来,也没有过多赘肉的感觉,丰腴的大腿像是一掐就能掐出水来似的;细长的小腿,配上小巧的亮皮小皮鞋和洁白的短袜,更衬托出她皮肤的白晰,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差异。

  「死了死了,我死了,这是从哪裡掉下来的小美人啊!简直美得让我头晕目眩!以前我看金庸大师写的神鵰侠侣,老是没有办法比较小龙女到底有多美,现在终於可以得到验证了,这一定是老天爷对我的恩赐啊。」非常巧的,少女就在孝庭正对面的座位上坐了下来,让孝庭更方便的用眼睛偷瞄她,并在心中YY著。

  也许是上课太累了吧,少女就座之后过没多久,头就轻靠在窗户上打起了瞌睡,丝毫没有感觉到对面正有一双色瞇瞇的眼睛像是要把她身上的衣服看透了似的,上、下反覆的一直打量著她,依旧睡得很熟,嘴角还有一丝丝的口水快流了出来;两腿原本是夹紧的,但在火车的摇晃震动下不经意的分开了。由於睡得很熟的关係,丝毫不晓得裙下风光已经外洩,对面的大男孩眼睛已经瞪到快凸出来了。

  「粉红色的……她穿粉红色的……」

  孝庭一面盯著少女的内裤猛瞧,一面在心中YY,想像自己恣意的将手伸进去抚摸她娇嫩的少女花瓣,并用舌头一吋吋的舔遍她的全身,呼吸著她两腿之间的少女芬芳。

  「皮肤这麼好,她的乳头一定是可爱的粉红色,奶子搓揉起来一定象是麵团般柔软吧!」

  「这麼天真无邪的脸庞,一定还是处女,而且鲍鱼也一定是漂亮的粉红色,鲜嫩多汁!」

  「如果将肉棒插进她那娇嫩的花瓣裡面,一定很会夹,肉棒会爽死,而且要用很大的力量才能插到最底吧!」

  「……」

  在孝庭YY的同时,牛仔裤里面的肉棒已经勃起胀大到前所未有的强度了,顶在牛仔裤上又痛又爽,幸好有用旅行包包压在腿上做掩护,不然两腿间的丑态一定会被人发现,也幸好孝庭穿的是坚固的牛仔裤,不然,肉棒可能会顶破裤子跑到外面来跟大家打招呼。

  火车又发出「咻、咻」的声音并前、后摇晃著,又要靠站了。少女被声音所惊醒,向窗外看了一下达哪个站了,这时才发现自己的嘴角还有一点点的口水,赶忙擦掉之后,脸上不经意的红了一下,并起身拿书包準备下火车。

  「噫,她怎麼站起来了,难道她到站了吗?原来她是这一站的,离我要下的站还有一小段的距离呢。」眼看少女就快要走出火车,孝庭心中不禁著急起来。

  「不行……不行啊!……我才刚想追她当女朋友的,心中的计画都还没定出来,她现在下车的话,我就再也没机会见到她了。」也不知道怎麼搞的,孝庭阴错阳差的就跟少女在同一站下了火车,并远远的尾随著她。

  这一个火车站位置已经十分的偏僻,称它是个火车站还是好听,其实该站就只有一个牌子,连车站、栏杆、售票口都没有,车站附近也很偏僻,除了菜园以外,其餘大都是荒地,连路都是乡间小路,根本连一条像样的柏油路都没有。

  「等一下我要怎麼跟她要电话呢?要怎麼开口跟她说呢?说:『小姐,能和妳做个朋友吗?』不行,太老套了,会成功才有鬼。还是先跟她要手机和家裡电话?妈的,她又不是白痴和花痴,会随便把电话告诉一个陌生男子才怪。」孝庭一边跟著少女,一边在心中想著要如何和少女搭訕,却浑然不知少女已经有所警觉,并偷偷回头瞄了孝庭好几次,脚步也随之加快。但孝庭丝毫没有感觉到少女心中的徬徨,反而下意识的跟著加快脚步,远远的跟在后面。

  「噫?她怎麼用跑的……糟糕!她一定是把我当成色狼了,要是让别人知道了,我回部队一定会被关禁闭的。不行,一定要追上她跟她解释清楚,不然我死定了。」

  想到这里,孝庭也开始拔腿狂奔了起来。少女又怎麼会是部队锻鍊出来的孝庭的对手呢!不到50公尺的距离,少女的手腕就被孝庭紧紧的抓住再也挣脱不开。

  「小姐,妳听我说,我不是色狼……」

  话都还没说完,少女全身剧烈的反抗著,并且扯开喉咙大声的尖叫求救。

  「救命啊……有色狼非礼啊……救命啊……」

  在两人的拉扯中,少女衬衫的扣子应声而断,呈现在孝庭眼前的是一副洁白的身体、和被一件白色胸罩所包裹起来的小巧胸部,在看到少女身体的瞬间,孝庭脑中彷彿有一条线「崩」的一声断裂了。

  「妈的……就跟妳说我不是色狼了妳还一直叫,我回部队一定会受到很严厉的处分了。关禁闭一定是跑不掉的,搞不好还会坐牢。我不想被关啊!都是妳害的、都是妳害的!既然妳冤枉我是色狼,一不做二不休,老子现在就干死妳!」想到这里,孝庭心中再也没有顾忌,一手将少女的嘴巴紧紧摀住,无视少女的撕打和挣扎,将她拖到一旁的杂草丛中。孝庭先撕下了少女的一小块衬衫塞进她的嘴巴,使她无法大声喊叫求救,空出来的双手则迅速解开少女的领带,用领带将少女的双手牢牢的反绑在身后,并用自己的身体将少女的身体面朝天的紧紧压在地上,少女终於丝毫无法动弹了。

  这时,孝庭用下半身的重量将少女的双脚牢牢压住,两手抓住她的衬衫用力向两旁一拉。只听到「嘣」的一声,少女身上仅存还在顽强抵抗的两颗扣子也应声而断,洁白的的胸罩、平坦而丝毫没有一点赘肉的小腹,就完完全全的呈现在孝庭的眼前了。

  孝庭两隻大手分别一隻一个的覆盖上了少女的胸罩,并开始用力的搓揉著,但因为胸罩未脱的关係,只感觉上面的花纹和硬硬的钢圈,不过癮极了,但是又不知道该怎麼解开,乾脆将胸罩整个向上推,过程中,少女因为乳房受到用力的推挤而感到剧烈的疼痛,使得她瞪大了眼睛,嘴裡发出「呜呜……」的哀鸣。

  进入孝庭眼裡是一对不算大的小巧鸽乳,上面嫣红的一点,让孝庭觉得像是白花花的包子上面放了一颗粉红色的樱桃。他粗喘著牛气,两眼通红的开始搓揉两颗小巧的乳房,将它们在手中变换成各种形状,只觉得女人的乳房真是造物者的杰作,这麼的细緻柔软,彷彿两团揉好的麵糰似的。

  这时,孝庭将嘴靠上少女左边的乳头,只觉得一阵阵淡淡的处女幽香扑鼻而来,他的左手继续搓揉的动作,嘴巴则将那胸部上嫣红的一点含进嘴裡吸吮著。

  由於胸部是第一次遭到这种侵犯,少女在疼痛之餘却又有一丝丝说不出来的奇怪感觉,使得她后腰敏感处和乳房周围的皮肤都起了一颗颗的鸡皮疙瘩。

  孝庭再也忍耐不住了,裤子裡肿胀的肉棒在告诉他需要出来透透气,他一边压制著少女,一边手忙脚乱的将裤子脱到自己的脚踝处。刚把裤子拉下,肉棒马上向上弹出,笔直的朝著天空,大约16公分左右的肉棒青筋环绕,犹如鸡蛋般的龟头龟冠十分突出,太过兴奋的肉棒正一跳一跳的,龟头上的马眼已经分泌出了一点黏液。

  他用左手直接将前面的裙子翻到少女的小腹上,右手则拉住少女粉红色的内裤向下拉,但因为少女的顽强抵抗而迟迟不能将内裤脱下。孝庭右手用力一扯,只听「嘶……」的一声,破掉的内裤在给少女右腿一条红色的痕跡之后,掛在少女的左腿上,女儿家最私密的地方呈现在孝庭的眼前。

  以往孝庭看A片时,那些AV女优的私处有的只有稀稀疏疏的毛髮,有的却是一大团黑溜溜的都快连阴唇都盖住,而且阴唇的顏色都偏暗色,不知道是否使用过度的关係,有的甚至连大阴唇都外翻、鬆垮垮的垂在外面,噁心到家。有阵子他甚至在怀疑,真的有粉红色的漂亮阴唇吗?但这一切都在这时得到了答覆!

  少女的阴毛不多,但是以对称的姿态向两旁扩散成长,形成了一个漂亮的花纹;往下看去,粉红色的阴唇紧紧的闭合著,连洞在哪裡都看不到,不难想像处女花瓣紧实的程度。

  孝庭看罢再也忍耐不住,左手按著少女的右膝盖,将少女的大腿撑开,并用身体顶住少女的左大腿使之无法闭合,右手扶著肉棒就往花瓣凑了上去。但因为孝庭是初哥的关係,加上少女的抵抗,使他总是不得其门而入,龟头一直在柔软的阴唇上顶来顶去,却总是插不进去,但是龟头的兴奋和快感却一直在累积。

  终於,孝庭龟头一阵麻痒,后腰处一酸,储存已久的浓稠精液气势磅礡的一股股射出,全都射在少女的小腹和阴户外面,由於量实在太多,热精沿著少女的小腹,向下往地板滴落,将小腹和阴户外面都沾的黏糊糊的。

  射完精的肉棒一点疲惫的现象都没有,依然一抖一抖的,但第一次就早洩,可真是让孝庭又兴奋又羞愧。

  「妈的,挣扎什麼东西啊,乖乖张开大腿让老子干不就得了,害老子第一次就早洩,丢脸死了,干!」

  越想越气的他,抬手就给了少女重重的两巴掌,将少女打得昏了过去,也因此停止了挣扎。孝庭一看机不可失,马上将刚刚射出来的精液当成润滑剂涂抹在肉棒上,右手扶著肉棒,左手用食拇指将阴唇撑开,终於看到了那梦寐以求的迷人肉洞!

  才刚将龟头凑上阴道口,小阴唇就紧紧的缠绕在龟头尖端,孝庭的屁股一用力,龟头终於突破了阴唇的阻挡插入了阴道口。

  少女的阴道实在是太紧了,孝庭只觉的龟头好比被一条特製的橡皮筋紧紧的勒住一样,阴道内壁拼命的挤压,彷彿想把这外来的不速之客推挤出去似的,让孝庭每要将龟头向内前进一分都受到了极大的阻力,大阴唇也因肉棒的强行插入而向内凹陷。

  终於,龟头感觉到了一层阻挡的感觉,孝庭猜想,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处女膜了吧!他将屁股稍稍向后退,然后用上腰力、屁股使劲往前一顶……「干!我的妈啊,痛死我了!」

  也许是少女的阴道实在太紧,处女膜又比较厚一点,孝庭这一挺居然没有让龟头完全突破处女膜,龟头反而因为惯性的作用,使的马眼像要被撕开了般的疼痛,让孝庭差点没阳痿。他将身体趴在少女的身体上,用全身的力量配合腰力和屁股的力量,再用力一插,龟头终於突破处女膜、势如破竹的插到阴道深处,肉棒大约只剩三分之一还在外面,其餘的部分都插进了阴道内。

  破瓜一瞬间的巨大疼痛使得少女又被痛醒,但已经痛得没有力气的她丝毫无力反抗,只有张开大腿,痉挛般的抖动著。但已经失去理智孝庭可不懂得什麼叫做怜香惜玉,开始在阴道内做起了活塞运动,以求索取更多的快感。

  由於润滑还不是很足,他先将肉棒缓慢而坚定的退出,直到剩下龟头在阴道内,又再将肉棒插到深处,肉棒退出时,阴道内的黏膜嫩肉跟著被肉棒带出来,肉棒插入时,大阴唇也跟著被推挤得向内凹陷。看著那一丝丝被肉棒带出来的处女落红,孝庭心中升起了巨大的满足感!

  「这麼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孩,她第一次的处女是给了我,在这处女难找的要死的时代,这是多麼难能可贵啊!」

  这时,阴道内的润滑已经足够,抽插变得十分顺利。孝庭一边吸吮著乳头,一边快速的把肉棒在阴道内抽插著。阴道内部十分火热,蠕动的内壁违反主人意志的紧紧缠绕著肉棒,粘膜和肉棒之间一点间隙都没有,连龟冠的沟稜都被激烈蠕动的嫩肉填满,丰富的皱折让龟头在摩擦时得到更多的快感,龟冠明显的沟稜每一次抽出时,都将混合了精液的处女鲜血带出体外,将两人的阴毛都沾的黏糊糊的。

  结实的小腹撞在丰腴的大腿上,发出「啪、啪」的拍击声,大腿内侧因为小腹的持续撞击而显得红红的;饱满的阴囊随著肉棒的抽插像鐘摆般的摇动,每一次强劲的插入都让阴囊像寺庙撞鐘般,击打在少女的会阴处。

  也许是觉得还不过癮,想插得更深入一点,孝庭的两手伸进少女的膝盖弯曲处,向前伸,绕过少女背后,两手分别反扣住少女的两肩,这样一来,少女的两腿更大幅度的向外张开,腰部以下整个向上挺,饱满的阴户更是一览无遗,让孝庭可以运用全身的力量、加上向下的惯性,象打桩似的插到阴道最深处,猛烈的撞击花心嫩肉。

  强烈的快感让孝庭很快又有了射精的念头,追求射精快感的孝庭,腰部活动得更加快速了,犹如瑞奇马汀的马达小屁屁一样,草丛中只有更加频繁且短促的「啪、啪」声。满头的大汗,鼻头上的汗水随著身体的运动而摇摆,累积到一定的重量,向下滴落到少女洁白而佈满搓揉瘀痕的乳房上。

  「呼……呼……好舒服!……呼……呼……我……我要射了!……」少女原本空洞的双眼在听到这句话之后逐渐恢復了神采,脑中也开始恢復思考:『射了!?射精!!在体内射精!!!』

  更强烈且巨大的恐惧一瞬间佈满少女的心头,因姦成孕的恐惧让少女爆发了前所未有的神力,剧烈的挣扎著,也让自己的肩膀脱离孝庭的双手,身体犹如虾子般剧烈跳动、扭动,意图将压在身上的男人甩下。

  但是,即将射精的孝庭又怎麼可能让少女脱离自己的掌控呢!他用左手臂卡住少女的脖子,脸伏在少女胸部上,用上半身的力量压制著她,腰部则向下压,使得少女的大腿无法闭合。

  将少女压制住,完全不能动弹之后,又继续抽插著,但孝庭却没有注意到,卡在脖子的左手臂已经使得少女呼吸困难了,依然浑然不知的埋头苦干中。

  少女渐渐翻起了白眼,死亡的恐惧使得少女阴道内前所未有的紧缩,孝庭只觉得蠕动的阴道壁快将肉棒都勒断了。

  终於,孝庭只觉得龟头上的酥麻感再也无法忍耐,低低地虎吼了一声,将肉棒用尽全身的力量用力一插,身上的毛孔在同一时间全部张开排出了汗水,龟头顶开了子宫颈、插入子宫内,「噗噗」的开始射精……孝庭这辈子射精从来没有这麼畅快过,直射了10几股火热浓稠的精液后才渐渐的从高潮的餘韵中歇止下来,直到痉挛的子宫内壁和阴道嫩肉将肉棒内最后一滴精液榨乾之后,才将疲软的肉棒从阴道内抽出。

  但孝庭抬头一看之后,却吓得当场跳了起来,险些被自己的牛仔裤绊倒。原来,少女已经被孝庭的手臂勒得翻起了白眼,气息全无!

  急急忙忙把裤子穿好,孝庭慢慢地将手伸向少女的鼻子探她的鼻息,一探之下却是气息全无,强烈的恐惧使得孝庭的身体象筛子般的抖动起来。

  「我……我杀人了,怎麼办,我一定会被判死刑的,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

  「赶快逃走,就没人发现了,反正这裡这麼偏僻,一定不会有目击证人的,快逃吧……」

  想到这,孝庭抓起了地上的包包,连滚带爬的向反方向跑,还被拌得摔了一大跤,但是只顾著逃跑的他并没发现到身上掉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在草丛中,而在他逃离不久后,原本气息全无的少女在几声咳嗽后,又缓缓的恢復了呼吸……「孝庭啊,你怎麼最近都魂不守舍的,休假也都没有出去玩啊?」「没事啦妈,我只是觉得比较累,不想出去而已。对了妈,最近这附近有什麼新闻吗?」

  「没有啊,你问这个做什麼?」

  「没事没事,我只是关心一下国家大事而已……」几天过去了,一直没有新闻或报纸公佈有关少女的消息,孝庭的心也就渐渐的安定下来。

  「那里那麼偏僻,搞不好尸体根本无法被发现也说不定,应该没事了……没事了……」

  14天的返台假很快的过去了,孝庭也回到部队继续正常的作息,每天跟著部队操练,被操得累得半死的他渐渐地忘了这件事情……某天,操课到一半,突然有一台警车和一台宪兵车开过来,值星官在和他们交谈后转头看向孝庭的方向,在被銬上手銬押上警车之后,孝庭的眼前陷入无止尽的黑暗……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