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都怪朋友的妻子太美丽
都怪朋友的妻子太美丽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都怪朋友的妻子太美丽


陈旭,是周锐的一个朋友,和周锐有生意上的往来,在一次朋友聚会上,周锐就发现陈旭老婆张蓝美丽异常,风姿万千。从那天以后,周锐满脑子就是一个想法:就是死,也要和张蓝发生点什么。就连和刘点点做爱的时候周锐满脑子都是张蓝的身影。幻想了身下矫吟宛转了被自己抽插了的不是刘点点而是张蓝。

  陈旭平时跑东跑西,留了张蓝一个人在家。寂寞孤独中的人总是要找点什么东西来打发时间的,尤其是女人。张蓝就在陈旭不在的日子里爱上了打牌。周锐就看准了机会,放了生意不做拚命的往张蓝身边的牌局里凑,功夫不负有心人。

  在周锐的刻意为之曲意奉承下。张蓝慢慢的对周锐放松了警惕,在牌桌上牌桌下也是对周锐有了好感。渐渐的没了心防。

  事情发生的那天天公做美,在一个朋友家里打牌的张蓝和周锐玩的正高兴时候,没成想朋友的老公出差回来了,一进门看到家里的乱哄哄的样子就摆了一张臭脸。这个情况就没有办法玩下去了,下了楼张蓝无意说了一句这么早回去无聊死了。周锐就大了胆子对张蓝说要不我们去喝点东西聊聊天罢,我知道个安静的地方。

  张蓝小挣紮了一下同意了,周锐就带了张蓝去了一个幽暗安静的酒吧,在加洲之梦的环绕里,喝着闷酒的张蓝就在周锐刻意营造的落寂和寂寞环境里迷失了自己,喝大了。周锐看着喃喃低语,慢慢伏低了身子在桌子上的张蓝,嘴角微微上挑,目光淫秽。

  当周锐看着躺在床上微微扭动着身体的张蓝张开小嘴喘息着的时候,周锐崩溃了。当他疯了似压在了张蓝的身体上亲吻她抚摩她的时候,迷糊中的张蓝下意识的开始推搡周锐,并且开始轻呼别这样你别这样。

  可是周锐已经开始撕扯张蓝的衣服了,就这样在张蓝软弱的抵抗下周锐成功的褪去了张蓝的衣服。看着心中梦寐以求的女人散开了头发,赤裸了身体摇了头低呼着不要啊不要这样啊的时候,周锐飞快的褪去了自己的衣服,淫笑着爬了上去。

  得偿所愿,周锐压在张蓝的身体上就想到了这四个字,平时在衣物遮挡下张蓝妙蔓的身体起伏已经不知道让周锐有多么迷恋,而现在赤裸的张蓝就在周锐的身下呻吟着;被侵犯着;被蹂躏着;周锐甚至开始有些颤抖,他用力的捏着把玩着张蓝的乳房,高铤而弹滑。

  乳房顶端的两粒乳头居然还略现红色,周锐含着乳头吸口允的时候就想陈旭傻B,居然把张蓝这样的尤物放在家里无人看管。一边想着周锐一边把手滑了下去,把张蓝扭在一起的两条长腿分了开来,手指按在了张蓝的阴蒂上。揉动了起来。

  张蓝被这样的侵犯弄到开始呻吟,手总是无意识的推搡着周锐那做恶的手,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张蓝所做的一切都的徒劳的。身体在周锐的抚摸下开始变得绵软,开始蠕动,开始发热,开始潮湿。甚至,开始了迎合。

  久违的爱的感觉弥漫着全身,朦胧醉意中的张蓝开始矫吟,手也抚上了身边男人的身体,感受着那强壮,准备着迎接渴望。周锐也意识到了张蓝的情动,他得意的笑了笑,分开了张蓝的双腿,跪在了张蓝的两腿之间。

  灯光下这具迷人的身体在这样的角度看下去分外妖娆,张蓝黑色的头发绽放在雪白色的床单上,已然迷离的眼神说不清楚是无助还是渴望。

  乳房弹立尖挺,微微颤动,红色的乳头骄傲的开始饱满,平坦光滑的小腹末端黑色的阴毛在这片洁白上份外耀眼,纤细修长的大腿已经被掰开到了及至,而在这中间的深深处,两片阴唇微微张开,露出了一点红润,红润着并且有水状物开始慢慢渗出,凝结成滴,一点一点落在了张蓝身下的床单上。

  周锐看着呼吸开始急促,低下了头埋在了张蓝的阴唇上,伸出了舌头开始舔吸。在张蓝的嘤呜嘤呜声中,不再放过每一滴张蓝的淫水。在张蓝长长的一声尖叫里周锐抬起了头,把一嘴的潮湿盖在了张蓝微张的红润的嘴唇上,一边感受张蓝的回应,一边伸了手下去,扶着自己已然暴涨的到极点的阴茎,划开了张蓝湿漉漉的阴唇,用力的插进了张蓝的阴道。

  这一刹那,张蓝猛的往上一挺身体,脱离了周锐的大嘴就「啊」的一声,而周锐也是低沉着开始呻吟,张蓝被突然插进的阴茎烫到了,她焦渴了很久的阴道被突然的坚硬和粗壮塞满了,是这样的深,这样的满足,让人无法抗拒。周锐也疯了,他没想到张蓝用来迎接他阴茎的居然是这样的紧裹和这样的滚烫,嫩肉含口允汁水滑腻。

  周锐一把捏住了张蓝的乳房用力的搓揉,一边伏在张蓝的身体上感受了温柔弹性一边用力挺动了屁股,一次次的把阴茎蛮横的插进张蓝的阴道最深处。张蓝在这样的撞击下除了高声尖叫了拚命的迎合,再也没什么想法了。

  在感觉到周锐突然暴涨了阴茎越发烫人和喘息越来越来粗就要喷射的时候,张蓝这才想起来,这个压了自己在奸淫着自己的人,好像不是丈夫陈旭,可是这个念头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张蓝就被周锐的阴茎在自己阴道的最深处喷发的滚烫而征服了。

  张蓝一声尖叫,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让阴道开始努力的收缩,含裹着周锐粗壮的阴茎用力的往阴道深处顶,张蓝的身体开始僵硬,颤抖,开始咬了嘴唇呻吟,她高潮了,就在周锐在她身体里射精的时候,就在这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在自己阴道里射精的时候,张蓝高潮了……周锐喘息着从张蓝的身上爬了起来,看着张蓝小张了嘴也在剧烈的喘息,周锐的笑,意味深长。周锐骑在了张蓝的胸脯上,把湿漉漉的阴茎往张蓝张开着了小嘴里塞,张蓝迷糊中被阴茎上传来的那股浓烈的精液味道给呛着了,但是浑身柔软无力的她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就只能勉强的紧闭了嘴唇开始摇头不让周锐得逞。

  周锐一看张蓝这个样子也就再也没有勉强了,翻身而下,去卫生间清洗自己去了……张蓝被渴醒过来的时候是凌晨三点,她睁开眼睛的一刹那她有点迷茫?

  这是在哪?

  当她一转头看到周锐熟睡的脸和她近在咫尺,感觉到自己是浑身赤裸的张蓝就死命的拿了被子捂了头呻吟了一声,过了半天,从被窝里就传来了一声声低低的哭泣声……周锐被张蓝的哭泣惊醒,他在楞了半天以后轻轻的靠近了张蓝,张蓝背对着他,绻了身体一抖一抖的哭得很伤心,像个小孩子一样。

  周锐壮了壮胆子,把自己的身体贴在了张蓝光滑的背上,手臂环了过去,把张蓝搂在了怀里,张蓝的身体马上变的僵硬了,把手拿开,张蓝冷冰冰的说,可是让张蓝没想的是,周锐一边把手放在她的乳房上,一边贴了过来在自己的耳边低声的说着:「对不起张蓝!面对你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告诉自己,就是死!能和你有这么一次,我也无憾了。」张蓝拿开了周锐的手,低声呵斥周锐;你不是人,你无耻。而迎接她的只是周锐的一声轻笑。这一晚上,周锐和张蓝,谁也再没闭眼。

  连着好多天。张蓝都没有出过门,期间周锐打来无数个电话张蓝都没有接,在陈旭就要回来的前一天张蓝给周锐打了个电话,电话里张蓝对周锐说别再打电话了,你要是再打。我就告诉陈旭告诉警察你迷奸我。挂了电话张蓝想,忘记这一切,好好和陈旭过自己的生活,可是张蓝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天晚上周锐的无套内射居然让自己怀孕了。

  以为自己身体不舒服的张蓝在陈旭的陪同下去了医院,检查的结果就是陈旭发现了张蓝是在自己不在的日子里受孕的,事情就瞒不住了。看着平日里对自己温柔体贴的丈夫咬牙切齿面目狰狞打了自己耳光逼问着孩子是谁的时候,张蓝默默的流了一地的眼泪。

  过了几天大醉而归的陈旭一回家就看到一份张蓝已经签好字的离婚协议,而张蓝已经不在了。在张蓝留下的一封信里陈旭找到了他很想知道的答案,一声发自内心血淋淋的撕喊就划破了这寂静的深夜;周锐,我操你妈!

【完】